开启辅助访问 您好!欢迎来到兴义之窗/ 手机客户端/ 官方微信/ 在线投稿

兴义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兴义之窗> 本地资讯> 今日兴闻
> 本地资讯> 今日兴闻

学界泰斗,人生楷模|深切怀念黔西南州文博专家黄理中同志

更新:2023-1-19 21:42|编辑:小点点|浏览:955|评论: 0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摘要:  2023年1月17日傍晚,突然接到黔西南州文博专家黄理中同志在医院病逝的消息,噩耗传来,大家放下手上的工作,迟迟缓不过神来。黄理中同志的音容笑貌又一幕一幕仿佛就浮现在眼前……  只有曾经见过下午屯刘氏庄 ...
  2023年1月17日傍晚,突然接到黔西南州文博专家黄理中同志在医院病逝的消息,噩耗传来,大家放下手上的工作,迟迟缓不过神来。黄理中同志的音容笑貌又一幕一幕仿佛就浮现在眼前……

  只有曾经见过下午屯刘氏庄园的残垣断壁,只有行经过看似稻田花香却埋藏千年宝藏的交乐古墓,只有目睹过满目疮痍、屡遭劫掠的顶效绿荫古生物化石出土点,只有钻过黔西南人类的发源地猫猫洞、观音洞,我们才能理解黄理中同志的人生意义。他不仅是黔西南州文博事业的拓荒者,也不仅是学识渊博的地方历史、文物和考古学者,他更是把家乡黔西南厚重的历史文化深深嵌印在祖国西南大地的先行者。

  不幸的是,黄理中同志因病离开了人世。从此,黔西南州文博事业痛失肱骨,我们失去了一位值得尊敬和爱戴的良师益友。

  黄理中同志1938年6月生于贵州六枝。1953年参加工作,195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至1953年,在安顺师范初师专业学习。1953年至1954年在贞丰县长田小学工作,1954年至1959年在贞丰县一小、龙山中学等工作,先后担任副校长、校长职务,1959年至1960年,在兴仁县委宣传部工作,1960年至1962年,在兴仁县文卫部工作,1963年,在贞丰县文教局工作,1963年至1970年,在贞丰县一小工作,担任校长职务,1970年至1983年,在贞丰县文化馆工作,担任馆长职务,1984年在贞丰县文化局工作,担任副局长兼文管所所长职务,1984年底到州文化局工作,先后担任黔西南州歌舞团临时负责人,州文管会办公室、州博物馆、州考古队负责人和文物科科长等职,于1998年9月退休。黄理中同志在文化、文博系统工作多年,特别是担任文物科长多年,在黔西南文博事业发展进程中“摸石头过河”,先后创建贵州民族婚俗博物馆、顶效绿荫贵州龙博物馆、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和黔西南州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将文博事业的发展与旅游开发紧紧结合,将文化文物工作与乡村经济建设紧紧结合,如同早年播撒下“诗与远方结合的种子”,正在开花发芽。


1999年黄理中同志在交乐汉墓工作

开历史先河-首创民族婚俗专题类博物馆

  刘氏庄园坐落在滇黔桂结合部的兴义下五屯,占地七十余亩,现存建筑几十栋,是贵州军阀鼻祖刘显世及其族人的居落。因其功能齐全(含宗祠、家庙、忠义祠、花厅、居室、下人房、马房、炮楼、鱼池等各类建筑)、建筑特点鲜明(房屋前檐的高大石柱、工艺精美的石楹联、柱础上的浮雕透雕等)成为贵州西南一处具有鲜明时代特点、地方特点和民族特色的建筑群。民国时期时任军政部长何应钦曾题写“克缵前绪”贴金木匾庆贺刘氏宗祠落成。解放后,刘氏庄园被改造成粮仓储粮得以保存,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粮库的作用不断下降,造成刘氏庄园房屋年久失修,房屋凋敝、垣墙破败。按照常规,文物维修专项经费只能用于文物本体维修,不能用于其他,但因为当时经费极度有限,黔西南州在执行这条规定时采取了灵活的作法,即将文物维修保护工作与开发利用相结合,以便于将这组建筑管理好、使用好,以最大限度发挥其社会效益。黄理中组织实施完成刘氏庄园的修缮后,结合当时贵州省文化厅、文物处准备选几个地州创建民族民俗类专题博物馆的大背景,多方争取支持,在刘氏庄园宗祠建筑群内首创贵州民族婚俗博物馆。

  恋爱与婚姻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课题,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外界对贵州少数民族的婚恋习俗颇多误解和偏见,黄理中此前系长期在贞丰县民族地区从事教育工作,对这一点有亲身感受,而黔西南民族的多样性正是研究民族婚恋课题、增进民族间相互了解、破解外界种种偏见的理想之地,这个以民族婚俗为专题的博物馆,这个新颖的选题在当时一经面世便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很快成为贵州西线黄金旅游线上的热门景点。游客步入其间,通过六百多件苗族、布依族、侗族、土家族、彝族、仡佬族、水族、回族、白族、瑶族、壮族、畲族、毛南族、蒙古族、仫佬族、满族、羌族等十七个贵州世居少数民族婚恋习俗的文物展品和照片,全面系统了解贵州少数民族的恋爱、婚姻和家庭,对宣传贵州、黔西南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当时资讯还不发达,事后得知,这是全国第一家以民族婚俗为专题的博物馆,既然是首创,过程自然艰辛。黄理中作为刘氏庄园维修工作组组长,先是日以继夜狠抓维修工程,与施工单位一道奋战四个余月,终于基本完工。紧接着,黄理中带领布展人员,日夜加班,筹办《多姿多彩的民族婚俗》等五个展厅,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要完成五个展厅的设计、制作和布展任务,难度是很大的。全体办展人员,不论是行政干部还是业务人员,劲往一处使,一身兼数职,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为确保按时展出,大家中午不休息,吃饭在展厅,许多同志连续数日加班至深夜,黄理中同志甚至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由于经费有限,展览的展柜、场景布置和展具均是自行购买原材料制作,大大节约了经费。短短数月,刘氏庄园从一个杂乱无章的大工地变成展示贵州民族文化的亮丽窗口,奏出了一曲博物馆事业发展的颂歌。

“龙醒三叠”-首创绿荫贵州龙博物馆

  贵州龙最初被人称为“四脚蛇”,顾名思义,状如蜥蜴。一九五七年,地质工作者胡承志途经兴义顶效绿荫,发现有几家农户用来盖猪圈厕所顶的石板上有这种东西,他知道是化石,但是什么生物,当时也不清楚。采集的标本带回北京后,经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知名学者杨钟健教授研究鉴定,定名为贵州龙,将其列入古脊椎动物化石中的“爬行动物纲-鳍龙目-幻龙亚目-贵州龙科-贵州龙属”,为纪念胡承志的新发现,按照学术界的惯例,杨钟健教授特意将最基层的“种”誉称为“胡氏贵州龙”。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兴义及周边花鸟市场内陆续出现胡氏贵州龙和其他一些化石贩卖,并且数量在逐渐增加,这引起了黄理中科长的警觉,当他来到贵州龙的主产地顶效绿荫村光堡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作为兴义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光堡堡古脊椎动物化石保护区由于横遭盗掘,保护标志已被推倒,石碑身首分离。经实地测勘,盗掘面积一万余平方米,残存盗洞近三百个。这是一场触目惊心的违法犯罪活动,损失令人痛心。案件发生后,州文物科立即会同兴义文物管理部门大张旗鼓地开展了对“贵州龙”的保护、抢救、宣传活动,同时,协同公安、工商等部门针对盗掘、倒卖古生物化石的违法犯罪活动,开展了专项斗争,依法从化石贩子处收缴了七百余件古生物化石,同时在全州各地又采集了部分未定名化石,由于州内没有相关方面的专业研究力量,黄理中又通过省文化厅积极联系中国科学院和国家文物局。不久,古生物学家赵喜进研究员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秘书长刘东瑞率专家组前来兴义,对这批化石全面鉴定。除胡氏贵州龙外,这批化石还有意外兴义龙(幻龙属未定种)、幻龙幼龙、兴义鸥龙、中生代爬行动物化石(未定新属种)、绿荫顶效龙、鱼龙、海龙(乌沙安顺龙)、长颈龙、杨氏幻龙、小吻幻龙、手兽痕印化石、东方肋鳞鱼、贵州中华真颚鱼、兴义亚洲鳞齿鱼、贵州鳕、龙鱼、比耶鱼、秀丽兴义鱼、弓鳍鱼、小贵州短体鱼、苏尔泡虾、糠虾、晴隆多饰正海扇、顶效多饰正海扇、普安狄那菊石、顶效粗菊石科未定属种、海百合、六射珊瑚、贞丰珠叶珊瑚等,所属物种非常丰富,专家组将它们统称为“贵州龙动物群”。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结论》称:贵州兴义是我国已知海相地层中唯一同时发现三叠纪爬行动物和鱼化石的产地。如此众多的爬行动物化石和鱼化石在一个产地相同层位中发现,在国外相关的海相地层中也是罕见的。兴义地区中三叠世的爬行动物和鱼类化石的发现,对古脊椎动物学、古动物地理学、古生态学和古化石埋藏学等方面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价值。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光明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世界罕见的重大科学发现-贵州龙化石被认定》的消息,随后《中国文物报》《新民晚报》《报刊文摘》《北京晚报》等报刊进行了转载。不久,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等多家国内新闻媒介和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共同社等外国通讯社也都陆续播发了贵州龙的消息。“贵州龙热”一度让黔西南的知名度不断攀升,而黄理中则实实在在是这股热潮的“幕后英雄”。在媒体关注的同时,学术界、文化部门、地质部门特别是各级党政领导对贵州龙化石的抢救、保护、研究、宣传、开发、利用等工作也十分重视,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省长陈士能专门听取相关部门的汇报,并同专家学者、新闻记者座谈,及时提出在兴义建立贵州龙博物馆对古生物化石进行保护,建馆的任务自然又落在熟悉情况的黄理中头上。

  “金州十八景”有一景叫“龙醒三叠”。这个“龙醒三叠”就是顶效绿荫贵州龙博物馆。当年的筹建工作异常艰辛,先要对绿荫埋藏贵州龙化石的地段进行一次全面普查,划出保护范围,竖立保护标志,再是选址设计修建展馆,展览前期还要对已经掌握的化石进行分类、科学处理和研究,最后是设计布展。其中难度最大的就是对这些化石的分类和研究,在妻子儿女看来,黄理中整天泡在这些 “坚硬枯燥”的石头石块里,简直不可理喻,但黄理中在绿荫村一呆数月不回家,乐此不疲。博物馆建成正式开馆后,观众如潮,许多学校组织学生前来参观,让贵州龙、让绿荫村的声名在贵州、在黔西南又火了一把。黄理中还请来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亲题馆名“贵州龙博物馆”。此后几年,黄理中以此为平台,不仅在全国多地举办了贵州龙化石巡展,宣传了贵州,宣传了兴义,为提高村民的文物保护意识,还就近在绿荫当地培训了一批化石修复技术工人、文物保护员、讲解员等,受到村民爱戴。同时,以贵州龙为原型,开发了一系列畅销的文化创意产品,辛苦的工作没有白费,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让顶效绿荫贵州龙博物馆先后获得黔西南州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贵州龙”科考站、国家(贵州龙)地质公园、贵州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等众多荣誉称号。

间歇泉边-首创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

  民族村寨是民族文化的原生地,保护民族村寨是保护民族文化的关键环节,也是开发民族文化资源的最佳方式。作为黔西南州民族文物方面的顶级专家,黄理中一直长期关注民族村寨工作,而无论是建立生态博物馆,还是建立民族村寨博物馆,都是目前博物馆学界的顶层尖端。所谓生态博物馆,就是对民族文化的原生地-民族村寨进行保护、研究、开发后对外开放,村民活态的生产生活也是博物馆展出的一部分。而这一次黄理中又挑战成功了,在郑屯间歇泉边,创建了黔西南首家生态博物馆-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堪称文化保护与旅游开发谐调发展的成功实例。

  间歇泉地处兴义市坡岗省级自然生态保护区,为地质上所称的“多潮泉”,泉水流量具有周期性变化的特点,又因泉水天然露头,较为罕见。间歇泉所在的保护区内生物资源丰富,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这里的布依族村寨环境优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又是难得的天赐田园。黄理中着手这项工作时,当地村民还不知道什么是文物,什么是博物馆,因此,黄理中前期花费了大量时间对村民进行最基本的文物、博物馆知识普及。关于为什么在坡岗建馆,黄理中同志说:“我在全州文物普查基础上发现,自然条件优越的坡岗正好分布在贵州西线黄金旅游线上,加上坡岗是布依族“报笨”习俗保存最为完整的地区,而布依族“抱笨”祭祀活动,不仅承载了布依族发展及历史文化的大量信息,就其本身,又带有强烈的地方特色。这是发展民族民俗博物馆事业最为有利的条件,于是在坡岗建布依族生态博物馆的设想就诞生了。

  尽管当时年事已高,身体也每况愈下,但黄理中同志还是不辞辛劳,多次带队深入坡岗调查,获得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编写了十多万字的专题报告和陈列大纲,征集民俗文物千余件,照片几百张,同时向村民宣传文物、博物馆政策,取得了村民的信任和爱戴。建馆过程中,黄理中同志发动村民义务对原有建筑物按照“恢复原状”的原则进行整修,同时植树种花,修整篱笆,掏沟除渣,美化环境。对经济上确有困难的村民,黄理中尽力争取国家资金酌情补助,甚至多次自掏腰包补助村民。这种筹工筹劳的方式建设博物馆,在全省博物馆建设上,也算开创了一种新理念和新方法。在展陈设计上,黄理中别具匠心,通过采用立体化展览的形式,即不单是平面让观众看展品,还辅之以其他手段,如“布依饮食展”,观众进展厅之前,就能先在展厅外听到布依族青年演唱的“迎宾歌”,尝到敬献的“便当酒”,还时常能品尝布依族的风味美食,增加观众参与式的体验,让生态博物馆真正“原汁原味”起来。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的开放,让在大山中沉睡多年的布依寨,得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各方来客,不仅成为民众了解布依族传统风俗的宝库,还逐渐成为众多市民休闲、度假首选的乡村旅游胜地,成为我州展示布依族文化的亮丽窗口。

“夜郎的疑问-古代文物精品展”的“拓荒者”

  夜郎,是一个悬案迭起、扑朔迷离的古国,也是历史留给贵州最为重要的一个文化符号。位于南、北盘江绕夹的黔之西南,偏安贵州一隅,素有“鸡鸣三省”、“滇黔锁钥”和“西南屏障”之称。早在一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境内的猫猫洞就有了古人类的足迹。商周时期,据《管子?小匡》篇记载,黔西南就属前夜郎时期的牂牁古国辖地。上世纪末,黔西南境内普安铜鼓山出土了大量战国至西汉时期的剑范、戈范,被考古学家称为“夜郎兵工厂”最为重要的实物佐证,而黔西南雨樟交乐墓群出土的一系列后夜郎时期的“重器”,被国家文物专家鉴定组誉为国家精品。在二〇一七年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召开之际,按照州委、州政府打造夜郎文化品牌的要求,以交乐墓群出土文物为主的“夜郎的疑问-古代文物精品展”横空出世,当这些尘封在库房数十年的文物精品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观众面前时,当全国各界人士被黔西南州这些文物珍品震撼时,当新华网、中新网、搜狐、腾讯、凤凰等媒体争相报道时,我们依旧不能忘记一个人,或者说最应该感谢一个人,就是黄理中同志。

  根据黄理中同志回忆,交乐汉墓的大规模发掘是从有人卖“金树”开始的。一九八七年初的一天,一位知情人透露一个消息给黄理中,说有人在卖“金树”,叫价一万元,已经有外地人出价八千元。根据这一线索,黄理中联系州公安局二科,现场抓获“金树”贩卖人邵凤阳,据他交待,“金树”是在雨樟区交乐公社自家屋后的小坡上种树挖坑而得,而所谓的“金树”,根据黄理中鉴定,就是西南地区汉代墓葬流行的重要葬器-摇钱树。公安破获盗卖文物案的事被文物科上报省里后,省博物馆即刻派人与州文物科、兴仁县文化局组织联合调查组进驻交乐,开展田野调查。当时交通不便,都是做班车到雨樟再步行到交乐,非常辛苦。初步的田野勘察结果令人鼓舞,发现两个石室券顶汉墓,清理出铁刀、铺首、泡灯、五铢、牛骨、琥珀、陶罐、铁三脚、环首刀、铜釜、鐎斗、摇钱树干、铜碗、铜钵、铜豆、手镯、料珠、眉砚等文物。不久,由州长李昌琪任组长的交乐汉墓发掘领导小组正式成立,省博物馆考古队、黔西南州文化局、兴仁县文化局三家单位联合组织发掘。野外发掘对黄理中来说是兴奋也是艰辛的,四月的交乐遭遇春旱,井水、河水全部干涸,每天都需要到几十公里远的地方拉水,但生活上的困难没有影响到发掘组的工作,发掘取得巨大成功,先后清理发掘十余座汉墓,出土釜、豆、壶、洗、碗、盘、簋、瓶、奁、镜、鐎斗,杯、甑、勺、臼、量、五铢、铺首、案、座、印章、钱币等六百余件文物,其中十四号十室大墓,规模宏大,居西南之首,而出土的摇钱树、铜车马、连枝灯、抚琴俑等几件文物,堪称国宝。中央电视台随后以《摇钱树之谜》对交乐汉墓进行了专题播放报道,在全国引起轰动。

  我们要特别感谢多年来发掘、收集、整理和保护黔西南文物的黄理中同志,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工作,让我们今天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有了坚固的基石,而这种文化的自觉和自信又催生出开放创新、团结奋进的时代精神,激励我们自强自立、不断前进,促进我州的文博事业和文化产业不断发展。

  逝者已去,风范长存,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以黄理中同志为榜样,奋发有为、再创佳绩。

  黄理中同志,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你。(文/龙虎)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惊讶

网友点评(温馨提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

  • 暂无任何评论,赶快抢沙发!
查看全部评论(0)

更多信息 >>图片推荐

《兴义之窗》简介|联系方式|免责声明|广告服务|QQ|布苗之乡|手机客户端

运维:黔西南州金州在线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顾问 黔西南州天生律师事务所杜兴开 李梅 电话:0859-3244148

技术咨询:0859-3112359|投稿热线:0859-3114520|频道合作:18985992826|广告热线:0859-3554999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985992826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 Copyright 1999 - 2019 Xy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7001096号-6

返回顶部
> 本地资讯 > 今日兴闻

学界泰斗,人生楷模|深切怀念黔西南州文博专家黄理中同志

  • 编辑:小点点浏览:955评论: 0 黔西南日报
  •   2023年1月17日傍晚,突然接到黔西南州文博专家黄理中同志在医院病逝的消息,噩耗传来,大家放下手上的工作,迟迟缓不过神来。黄理中同志的音容笑貌又一幕一幕仿佛就浮现在眼前……

      只有曾经见过下午屯刘氏庄园的残垣断壁,只有行经过看似稻田花香却埋藏千年宝藏的交乐古墓,只有目睹过满目疮痍、屡遭劫掠的顶效绿荫古生物化石出土点,只有钻过黔西南人类的发源地猫猫洞、观音洞,我们才能理解黄理中同志的人生意义。他不仅是黔西南州文博事业的拓荒者,也不仅是学识渊博的地方历史、文物和考古学者,他更是把家乡黔西南厚重的历史文化深深嵌印在祖国西南大地的先行者。

      不幸的是,黄理中同志因病离开了人世。从此,黔西南州文博事业痛失肱骨,我们失去了一位值得尊敬和爱戴的良师益友。

      黄理中同志1938年6月生于贵州六枝。1953年参加工作,195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至1953年,在安顺师范初师专业学习。1953年至1954年在贞丰县长田小学工作,1954年至1959年在贞丰县一小、龙山中学等工作,先后担任副校长、校长职务,1959年至1960年,在兴仁县委宣传部工作,1960年至1962年,在兴仁县文卫部工作,1963年,在贞丰县文教局工作,1963年至1970年,在贞丰县一小工作,担任校长职务,1970年至1983年,在贞丰县文化馆工作,担任馆长职务,1984年在贞丰县文化局工作,担任副局长兼文管所所长职务,1984年底到州文化局工作,先后担任黔西南州歌舞团临时负责人,州文管会办公室、州博物馆、州考古队负责人和文物科科长等职,于1998年9月退休。黄理中同志在文化、文博系统工作多年,特别是担任文物科长多年,在黔西南文博事业发展进程中“摸石头过河”,先后创建贵州民族婚俗博物馆、顶效绿荫贵州龙博物馆、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和黔西南州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将文博事业的发展与旅游开发紧紧结合,将文化文物工作与乡村经济建设紧紧结合,如同早年播撒下“诗与远方结合的种子”,正在开花发芽。


    1999年黄理中同志在交乐汉墓工作

    开历史先河-首创民族婚俗专题类博物馆

      刘氏庄园坐落在滇黔桂结合部的兴义下五屯,占地七十余亩,现存建筑几十栋,是贵州军阀鼻祖刘显世及其族人的居落。因其功能齐全(含宗祠、家庙、忠义祠、花厅、居室、下人房、马房、炮楼、鱼池等各类建筑)、建筑特点鲜明(房屋前檐的高大石柱、工艺精美的石楹联、柱础上的浮雕透雕等)成为贵州西南一处具有鲜明时代特点、地方特点和民族特色的建筑群。民国时期时任军政部长何应钦曾题写“克缵前绪”贴金木匾庆贺刘氏宗祠落成。解放后,刘氏庄园被改造成粮仓储粮得以保存,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粮库的作用不断下降,造成刘氏庄园房屋年久失修,房屋凋敝、垣墙破败。按照常规,文物维修专项经费只能用于文物本体维修,不能用于其他,但因为当时经费极度有限,黔西南州在执行这条规定时采取了灵活的作法,即将文物维修保护工作与开发利用相结合,以便于将这组建筑管理好、使用好,以最大限度发挥其社会效益。黄理中组织实施完成刘氏庄园的修缮后,结合当时贵州省文化厅、文物处准备选几个地州创建民族民俗类专题博物馆的大背景,多方争取支持,在刘氏庄园宗祠建筑群内首创贵州民族婚俗博物馆。

      恋爱与婚姻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课题,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外界对贵州少数民族的婚恋习俗颇多误解和偏见,黄理中此前系长期在贞丰县民族地区从事教育工作,对这一点有亲身感受,而黔西南民族的多样性正是研究民族婚恋课题、增进民族间相互了解、破解外界种种偏见的理想之地,这个以民族婚俗为专题的博物馆,这个新颖的选题在当时一经面世便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很快成为贵州西线黄金旅游线上的热门景点。游客步入其间,通过六百多件苗族、布依族、侗族、土家族、彝族、仡佬族、水族、回族、白族、瑶族、壮族、畲族、毛南族、蒙古族、仫佬族、满族、羌族等十七个贵州世居少数民族婚恋习俗的文物展品和照片,全面系统了解贵州少数民族的恋爱、婚姻和家庭,对宣传贵州、黔西南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当时资讯还不发达,事后得知,这是全国第一家以民族婚俗为专题的博物馆,既然是首创,过程自然艰辛。黄理中作为刘氏庄园维修工作组组长,先是日以继夜狠抓维修工程,与施工单位一道奋战四个余月,终于基本完工。紧接着,黄理中带领布展人员,日夜加班,筹办《多姿多彩的民族婚俗》等五个展厅,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要完成五个展厅的设计、制作和布展任务,难度是很大的。全体办展人员,不论是行政干部还是业务人员,劲往一处使,一身兼数职,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为确保按时展出,大家中午不休息,吃饭在展厅,许多同志连续数日加班至深夜,黄理中同志甚至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由于经费有限,展览的展柜、场景布置和展具均是自行购买原材料制作,大大节约了经费。短短数月,刘氏庄园从一个杂乱无章的大工地变成展示贵州民族文化的亮丽窗口,奏出了一曲博物馆事业发展的颂歌。

    “龙醒三叠”-首创绿荫贵州龙博物馆

      贵州龙最初被人称为“四脚蛇”,顾名思义,状如蜥蜴。一九五七年,地质工作者胡承志途经兴义顶效绿荫,发现有几家农户用来盖猪圈厕所顶的石板上有这种东西,他知道是化石,但是什么生物,当时也不清楚。采集的标本带回北京后,经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知名学者杨钟健教授研究鉴定,定名为贵州龙,将其列入古脊椎动物化石中的“爬行动物纲-鳍龙目-幻龙亚目-贵州龙科-贵州龙属”,为纪念胡承志的新发现,按照学术界的惯例,杨钟健教授特意将最基层的“种”誉称为“胡氏贵州龙”。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兴义及周边花鸟市场内陆续出现胡氏贵州龙和其他一些化石贩卖,并且数量在逐渐增加,这引起了黄理中科长的警觉,当他来到贵州龙的主产地顶效绿荫村光堡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作为兴义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光堡堡古脊椎动物化石保护区由于横遭盗掘,保护标志已被推倒,石碑身首分离。经实地测勘,盗掘面积一万余平方米,残存盗洞近三百个。这是一场触目惊心的违法犯罪活动,损失令人痛心。案件发生后,州文物科立即会同兴义文物管理部门大张旗鼓地开展了对“贵州龙”的保护、抢救、宣传活动,同时,协同公安、工商等部门针对盗掘、倒卖古生物化石的违法犯罪活动,开展了专项斗争,依法从化石贩子处收缴了七百余件古生物化石,同时在全州各地又采集了部分未定名化石,由于州内没有相关方面的专业研究力量,黄理中又通过省文化厅积极联系中国科学院和国家文物局。不久,古生物学家赵喜进研究员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秘书长刘东瑞率专家组前来兴义,对这批化石全面鉴定。除胡氏贵州龙外,这批化石还有意外兴义龙(幻龙属未定种)、幻龙幼龙、兴义鸥龙、中生代爬行动物化石(未定新属种)、绿荫顶效龙、鱼龙、海龙(乌沙安顺龙)、长颈龙、杨氏幻龙、小吻幻龙、手兽痕印化石、东方肋鳞鱼、贵州中华真颚鱼、兴义亚洲鳞齿鱼、贵州鳕、龙鱼、比耶鱼、秀丽兴义鱼、弓鳍鱼、小贵州短体鱼、苏尔泡虾、糠虾、晴隆多饰正海扇、顶效多饰正海扇、普安狄那菊石、顶效粗菊石科未定属种、海百合、六射珊瑚、贞丰珠叶珊瑚等,所属物种非常丰富,专家组将它们统称为“贵州龙动物群”。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结论》称:贵州兴义是我国已知海相地层中唯一同时发现三叠纪爬行动物和鱼化石的产地。如此众多的爬行动物化石和鱼化石在一个产地相同层位中发现,在国外相关的海相地层中也是罕见的。兴义地区中三叠世的爬行动物和鱼类化石的发现,对古脊椎动物学、古动物地理学、古生态学和古化石埋藏学等方面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价值。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光明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世界罕见的重大科学发现-贵州龙化石被认定》的消息,随后《中国文物报》《新民晚报》《报刊文摘》《北京晚报》等报刊进行了转载。不久,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等多家国内新闻媒介和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共同社等外国通讯社也都陆续播发了贵州龙的消息。“贵州龙热”一度让黔西南的知名度不断攀升,而黄理中则实实在在是这股热潮的“幕后英雄”。在媒体关注的同时,学术界、文化部门、地质部门特别是各级党政领导对贵州龙化石的抢救、保护、研究、宣传、开发、利用等工作也十分重视,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省长陈士能专门听取相关部门的汇报,并同专家学者、新闻记者座谈,及时提出在兴义建立贵州龙博物馆对古生物化石进行保护,建馆的任务自然又落在熟悉情况的黄理中头上。

      “金州十八景”有一景叫“龙醒三叠”。这个“龙醒三叠”就是顶效绿荫贵州龙博物馆。当年的筹建工作异常艰辛,先要对绿荫埋藏贵州龙化石的地段进行一次全面普查,划出保护范围,竖立保护标志,再是选址设计修建展馆,展览前期还要对已经掌握的化石进行分类、科学处理和研究,最后是设计布展。其中难度最大的就是对这些化石的分类和研究,在妻子儿女看来,黄理中整天泡在这些 “坚硬枯燥”的石头石块里,简直不可理喻,但黄理中在绿荫村一呆数月不回家,乐此不疲。博物馆建成正式开馆后,观众如潮,许多学校组织学生前来参观,让贵州龙、让绿荫村的声名在贵州、在黔西南又火了一把。黄理中还请来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亲题馆名“贵州龙博物馆”。此后几年,黄理中以此为平台,不仅在全国多地举办了贵州龙化石巡展,宣传了贵州,宣传了兴义,为提高村民的文物保护意识,还就近在绿荫当地培训了一批化石修复技术工人、文物保护员、讲解员等,受到村民爱戴。同时,以贵州龙为原型,开发了一系列畅销的文化创意产品,辛苦的工作没有白费,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让顶效绿荫贵州龙博物馆先后获得黔西南州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贵州龙”科考站、国家(贵州龙)地质公园、贵州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等众多荣誉称号。

    间歇泉边-首创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

      民族村寨是民族文化的原生地,保护民族村寨是保护民族文化的关键环节,也是开发民族文化资源的最佳方式。作为黔西南州民族文物方面的顶级专家,黄理中一直长期关注民族村寨工作,而无论是建立生态博物馆,还是建立民族村寨博物馆,都是目前博物馆学界的顶层尖端。所谓生态博物馆,就是对民族文化的原生地-民族村寨进行保护、研究、开发后对外开放,村民活态的生产生活也是博物馆展出的一部分。而这一次黄理中又挑战成功了,在郑屯间歇泉边,创建了黔西南首家生态博物馆-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堪称文化保护与旅游开发谐调发展的成功实例。

      间歇泉地处兴义市坡岗省级自然生态保护区,为地质上所称的“多潮泉”,泉水流量具有周期性变化的特点,又因泉水天然露头,较为罕见。间歇泉所在的保护区内生物资源丰富,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这里的布依族村寨环境优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又是难得的天赐田园。黄理中着手这项工作时,当地村民还不知道什么是文物,什么是博物馆,因此,黄理中前期花费了大量时间对村民进行最基本的文物、博物馆知识普及。关于为什么在坡岗建馆,黄理中同志说:“我在全州文物普查基础上发现,自然条件优越的坡岗正好分布在贵州西线黄金旅游线上,加上坡岗是布依族“报笨”习俗保存最为完整的地区,而布依族“抱笨”祭祀活动,不仅承载了布依族发展及历史文化的大量信息,就其本身,又带有强烈的地方特色。这是发展民族民俗博物馆事业最为有利的条件,于是在坡岗建布依族生态博物馆的设想就诞生了。

      尽管当时年事已高,身体也每况愈下,但黄理中同志还是不辞辛劳,多次带队深入坡岗调查,获得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编写了十多万字的专题报告和陈列大纲,征集民俗文物千余件,照片几百张,同时向村民宣传文物、博物馆政策,取得了村民的信任和爱戴。建馆过程中,黄理中同志发动村民义务对原有建筑物按照“恢复原状”的原则进行整修,同时植树种花,修整篱笆,掏沟除渣,美化环境。对经济上确有困难的村民,黄理中尽力争取国家资金酌情补助,甚至多次自掏腰包补助村民。这种筹工筹劳的方式建设博物馆,在全省博物馆建设上,也算开创了一种新理念和新方法。在展陈设计上,黄理中别具匠心,通过采用立体化展览的形式,即不单是平面让观众看展品,还辅之以其他手段,如“布依饮食展”,观众进展厅之前,就能先在展厅外听到布依族青年演唱的“迎宾歌”,尝到敬献的“便当酒”,还时常能品尝布依族的风味美食,增加观众参与式的体验,让生态博物馆真正“原汁原味”起来。坡岗布依族生态博物馆的开放,让在大山中沉睡多年的布依寨,得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各方来客,不仅成为民众了解布依族传统风俗的宝库,还逐渐成为众多市民休闲、度假首选的乡村旅游胜地,成为我州展示布依族文化的亮丽窗口。

    “夜郎的疑问-古代文物精品展”的“拓荒者”

      夜郎,是一个悬案迭起、扑朔迷离的古国,也是历史留给贵州最为重要的一个文化符号。位于南、北盘江绕夹的黔之西南,偏安贵州一隅,素有“鸡鸣三省”、“滇黔锁钥”和“西南屏障”之称。早在一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境内的猫猫洞就有了古人类的足迹。商周时期,据《管子?小匡》篇记载,黔西南就属前夜郎时期的牂牁古国辖地。上世纪末,黔西南境内普安铜鼓山出土了大量战国至西汉时期的剑范、戈范,被考古学家称为“夜郎兵工厂”最为重要的实物佐证,而黔西南雨樟交乐墓群出土的一系列后夜郎时期的“重器”,被国家文物专家鉴定组誉为国家精品。在二〇一七年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召开之际,按照州委、州政府打造夜郎文化品牌的要求,以交乐墓群出土文物为主的“夜郎的疑问-古代文物精品展”横空出世,当这些尘封在库房数十年的文物精品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观众面前时,当全国各界人士被黔西南州这些文物珍品震撼时,当新华网、中新网、搜狐、腾讯、凤凰等媒体争相报道时,我们依旧不能忘记一个人,或者说最应该感谢一个人,就是黄理中同志。

      根据黄理中同志回忆,交乐汉墓的大规模发掘是从有人卖“金树”开始的。一九八七年初的一天,一位知情人透露一个消息给黄理中,说有人在卖“金树”,叫价一万元,已经有外地人出价八千元。根据这一线索,黄理中联系州公安局二科,现场抓获“金树”贩卖人邵凤阳,据他交待,“金树”是在雨樟区交乐公社自家屋后的小坡上种树挖坑而得,而所谓的“金树”,根据黄理中鉴定,就是西南地区汉代墓葬流行的重要葬器-摇钱树。公安破获盗卖文物案的事被文物科上报省里后,省博物馆即刻派人与州文物科、兴仁县文化局组织联合调查组进驻交乐,开展田野调查。当时交通不便,都是做班车到雨樟再步行到交乐,非常辛苦。初步的田野勘察结果令人鼓舞,发现两个石室券顶汉墓,清理出铁刀、铺首、泡灯、五铢、牛骨、琥珀、陶罐、铁三脚、环首刀、铜釜、鐎斗、摇钱树干、铜碗、铜钵、铜豆、手镯、料珠、眉砚等文物。不久,由州长李昌琪任组长的交乐汉墓发掘领导小组正式成立,省博物馆考古队、黔西南州文化局、兴仁县文化局三家单位联合组织发掘。野外发掘对黄理中来说是兴奋也是艰辛的,四月的交乐遭遇春旱,井水、河水全部干涸,每天都需要到几十公里远的地方拉水,但生活上的困难没有影响到发掘组的工作,发掘取得巨大成功,先后清理发掘十余座汉墓,出土釜、豆、壶、洗、碗、盘、簋、瓶、奁、镜、鐎斗,杯、甑、勺、臼、量、五铢、铺首、案、座、印章、钱币等六百余件文物,其中十四号十室大墓,规模宏大,居西南之首,而出土的摇钱树、铜车马、连枝灯、抚琴俑等几件文物,堪称国宝。中央电视台随后以《摇钱树之谜》对交乐汉墓进行了专题播放报道,在全国引起轰动。

      我们要特别感谢多年来发掘、收集、整理和保护黔西南文物的黄理中同志,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工作,让我们今天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有了坚固的基石,而这种文化的自觉和自信又催生出开放创新、团结奋进的时代精神,激励我们自强自立、不断前进,促进我州的文博事业和文化产业不断发展。

      逝者已去,风范长存,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以黄理中同志为榜样,奋发有为、再创佳绩。

      黄理中同志,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你。(文/龙虎)

    网友点评
    (温馨提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

    查看全部评论(0)

    兴义之窗反馈电话:18985992826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