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参与兴义之窗微公益 点滴感动 爱随你我 用户登录

一个贫困孩子的心声“我想上大学!”

2014-8-5 16:38| 发布者: devil| 查看: 10445| 评论: 0|原作者: 花无缺|来自: 兴义之窗

摘要: 我叫杨阔,20岁,苗族,学生,家住贵州省安龙县海子乡安岭村烂滩组,就读安龙一中高三(13)班。今年参加高考,当我高考487分收到兴义民族师范学院(二本)录取通知书,既高兴又焦心,家里家徒四壁,尤其是面对三个瘫痪 ...
  尊敬的叔叔阿姨们:
  您们好!
  我叫杨阔,20岁,苗族,学生,家住贵州省安龙县海子乡安岭村烂滩组,就读安龙一中高三(13)班。今年参加高考,当我高考487分收到兴义民族师范学院(二本)录取通知书,既高兴又焦心,家里家徒四壁,尤其是面对三个瘫痪在床的亲人和重病缠身的父母,我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是继续求学还是外出打工,我该如何选择?我已长大,不想再给亲人们增加负担啊,可我的理想和夙愿还没实现,我不甘心,于是,写了这封信。
  我的家坐落在安龙县西北面一个距县城100多公里的偏远烂滩苗族山寨,父母都是农民,命运多舛,1991年,母亲从生下我二姐杨梅开始,命运就开始作弄我家,当别家弟妹一岁左右就开始会爬会走路时,我二姐连头及四肢都抬不起,父母送乡医院检查被告之营养不良。
  经过两年多的调理,二姐还是不能站立,于是父母开始走上求医之路,但因家庭经济困难,没钱送孩子到条件好一点的医院检查和救治,辗转附近县乡医院治疗无效后,1992年,父母报着再生一个健康孩子的希望生下了我的哥哥杨勇,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哥哥出现了与二姐同样的情况,后经医院诊断, 我的二姐和哥哥都患HLE后遗症(即脑瘫),无法治疗。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家一下子陷入了绝望。
  多年来,父亲因身体不好,不能下田干重活,只能做些简单家务,全家的生计全部落到母亲一个人身上,又添两个重病哥姐,一个家没一个干重力活的男人不行,父母老了也需要有人照料哥姐,于是1994年3月生下健康的我。
  2007年8月,大姐为了减轻父母负担,初中未毕业就选择辍学结婚,留下读书的机会给我。姐夫的父亲早在15年前就逝世,姐夫的母亲带着5个孩子相依为命,姐夫是长子,弟妹年幼,一家生计就靠姐夫和他母亲,生活也是举步维艰。
  更不幸的是,2009年8月,大姐的儿子王豪出生后也患上了脑瘫,现已5岁还无法站立,姐夫连一家6口人简单的生活开销都负担不起,大姐只好回娘家住,并希望父母帮她筹钱治孩子的病。
  虽然脑瘫难治,父母还是四处求医,从未放弃,一边为生计奔波,一边千方百计积极救治。为治三个孩子的病,父母跑了不少医院,买了不少的药,甚至连许多民间草药都尝试过,花了很多冤枉钱,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逐步加剧,哥姐四肢肌肉严重萎缩变形,20岁才40多斤,一家人身心俱疲。
  尽管治疗没有什么效果,哥姐一直站不起来,翻不了身,连一个碗都端不起,但父母一刻没有停止过求医问药,只要听到与孩子病情有关的药方,不管是真是假,总要去试一下,渴望奇迹出现。20多年来,为救治两个脑瘫哥姐和侄子,债台高筑,至今还欠债10余万元。
  说起哥姐和侄子的病,父母经常泣不成声。父亲逢人便说:“谁能治好我家三个孩子,我愿用一生当牛做马来报答他!”听到这些,我心里很难受、很无助,恨自己不能给父母分担。
  许多医生都劝父母放弃治疗,把钱留着给孩子买点好吃的东西吧,父母就无比的伤心:“如果是一只小猫或小狗,就由它去吧,但他们是我们的孩子啊,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每当听到父母诉苦,我就暗暗下决定,好好读书,将来要给亲人们摆脱困苦。
  2006年,妈妈因压力太大,离家出走了,那时,我才12多岁,好无助啊。在亲友的劝导下,半年后,妈妈回来了,我很高兴,决心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为妈妈分忧。
  经过努力,2009年7月,我考取了海子乡古里中学,离家10余公里,因无钱租房住校,我只好坚持跑读,每天来回爬山越岭近30公里往返家与学校,我坚持了2年,虽然很累,但我不敢叫一声苦,回到家还要帮父母做农活和家务。因负荷太重,跑读太苦,加之思想波动大,成绩不很理想。
  在亲友的帮助下,2011年8月,我转学到离家100多公里的安龙县兴隆中学读初三,住校了,学习情况有所好转。经过半年的努力,第一学期考了474分,名列全校第二名,全班第一名。
  我是父母唯一的希望和寄托,2011年7月,我参加中考,以超过录取线100多分成绩考取安龙一中,我选择了放弃,要出门打工缓解家庭负但,母亲却声泪俱下地对我说:“你是家中唯一的希望,也是妈妈坚持到今天的精神支柱,再苦再累也要供你读书,直到妈妈做不动的那一天!”后来,是好心人查阿姨给了我部分生活费,让我有机会走进高中校门。
  为了全家的生计和供我读书,20多年来,母亲农忙就靠帮寨邻插秧犁田挣钱,农闲就到附近的煤山帮人装煤卸煤打零工挣些男人都怕干的血汗钱,用柔弱的双肩撑起一个苦难的家。
  在煤场装煤很累,一天两班倒,为了照顾家庭,妈妈只有选择夜班,一干就是12小时。苦累一天,回到家还要帮三个脑瘫儿梳头、洗脸、洗澡。饿了,要母亲生火煮饭;渴了,要母亲端茶送水,大小便都要母亲抱到厕所才能解决,妈妈就像一台机器,一直超负荷运转,20年来,母亲有过很多的痛苦和无奈。
  高中三年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一边操心学费一边操心家庭,虽在外读书,但时时想着家,每月坚持回一趟家看望瘫痪的哥姐和侄女。每次回校,我的心情都很沉重,总是闷闷不乐,看着饱经沧桑的父母,我安不下心读书,时时浮现母亲在煤山装卸煤一身黑得不成人样的情景。
  去年9月,我二姐病重,父母怕影响我学习,迟迟不告诉我,当姐姐去世前一天,让父母叫我赶回去见最后一面时,可却等不到我回到家,她就离开了人世,让我至今还处于悲痛之中。
  今年3月,母亲患多年的胃病两次住进州中医院,因家庭困难,最后病还没痊愈就出院,现在家里靠吃一些简单的止痛药保守治疗。母亲病后,不能做重活和外出打工了,家更加困难。
  在学校,长期的自卑和忧郁总让我心神不定,学习分心,总想弃学打工,可老师和同学们都舍不得我,去年我二姐去世时,同学们知道我家的情况后,纷纷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大家自发捐了1000多元资助我,让我又选择了坚持,勉强完成高中学业。
  录取兴义师院后,当我把好消息向一直关心和帮助我的查阿姨报告时,却被告之查阿姨因车祸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我惊呆了,好人该有好报啊!我哭了,我的梦又破灭了,我的未来在哪里?我该如何抉择,读大学还是打工?面对大学一年要花近两年元的费用,对我的家来说那是天文数字啊,家里早已一贫如洗,我如何承担!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谁能支持我,帮帮我,我将一生感激不尽!如有好心人帮帮我,请拨打我的电话18286908454或班主任杨清友电话13638592995。
  安龙一中高三(13)班 杨 阔
  2014年8月5日

精彩
1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惊讶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