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您好!欢迎来到兴义之窗/ 手机客户端/ 官方微信/ 在线投稿

兴义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兴义之窗> 本地资讯> 今日兴闻
> 本地资讯> 今日兴闻

“品有味、观有形、食有味、思有情”——黔西南人的最爱

更新:2018-10-10 09:38|编辑:六弦|浏览:4635|评论: 0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摘要:  黔西南得天独厚的环境、气候资源,孕育了丰富优质的农特产品,滋生了一系列山地特色美食,世世代代传承着独具特色的美食文化, “三碗粉”——兴义羊肉粉、兴仁牛肉粉、安龙凉剪粉,就是其中的典范。这“三碗粉 ...
  黔西南得天独厚的环境、气候资源,孕育了丰富优质的农特产品,滋生了一系列山地特色美食,世世代代传承着独具特色的美食文化, “三碗粉”——兴义羊肉粉、兴仁牛肉粉、安龙凉剪粉,就是其中的典范。这“三碗粉”,是黔西南人的最爱,“品有味、观有形、食有味、思有情”,在人们心中,已经远远超出了食物的范畴,掺杂了浓郁的乡愁。


  兴义羊肉粉 —— 游子的思乡情愫

  刘崇波

  余光中老师的一首《乡愁》,道出了多少游子孤苦凄凉的漂泊心?作为千里之外的游子那种对故乡无尽的怀念之情,这些年我是感同身受的。多少次午夜梦回,总会忆起故乡万峰林的磅礴千里、马岭河峡谷的雄浑壮观,也会怀念喷香的干锅牛肉、辣子鸡和别具小资风格的丝娃娃,尤其怀念色香味俱全的兴义羊肉粉。他乡的游子,有一种情愫,叫兴义羊肉粉。


  每次返乡,我总会把车的后备厢塞得不留一丝缝隙,不用问,都是老家的蜂蜜、五色糯米、豆沙粑、刺梨干、辣椒面、豆豉、灰粽、邱氏蛋糕、牛干巴……回到广东清远后,冰箱自然是不堪重负地被家乡特产全部占领,即便这样,还是有些许遗憾——兴义羊肉粉没法带,在清远也吃不到,这事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缺憾。


  每次想到哪喷香的兴义羊肉粉,哈喇子就在嘴里不停地打转,那份尴尬是从未有过的,尤其怀二宝期间,想吃兴义羊肉粉而不得,默默流出的哈喇子应该有数十斤。离家不远处有一家贵州羊肉粉店,去吃过几次,感觉不太好吃。在网络技术电光火石般发展的时下,我试着通过网购来适当缓解一下思念兴义羊肉粉的尴尬,通过淘宝买了几次,粉和辣椒面、酸萝卜、汤料、酱料都是细致的真空包装,按照贴心的食用说明烫来吃,味道能赶上兴义羊肉粉实体店的70%吧,也算是小小地慰藉了一下这颗游子的思乡之情及恋粉之愿。

  远离故土的这些年来,每次返乡,无论是自驾还是乘机,回到兴义后每天的早餐几乎都是羊肉粉。亲朋都会问,你这样天天吃,不腻吗?我摆摆手说,你们不会懂的,哪里会腻。我对于兴义羊肉粉的痴念,他们总是一副地球人看外星人的样子,我常调侃,这就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吧。

  生活,总是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敲击碰撞中缓缓度过,既是如此,总免不了会遇到一些坎坷与曲折,当灵魂和肉体被剥离,一颗游荡的心无处安放之时,就会愈加思念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亲朋和家乡的美食,那种惦念,是哽咽着脖子,眼里噙着泪水的。每每这时,想用美食来赶走坏情绪的我就愈加思念兴义羊肉粉,无法立即实现,只好去甜品店吃点甜食,家乡的羊肉粉,只能望梅生津了……

  这个暑假适逢我产假期间,大宝一放假,我们便箭一般飞奔回老家避暑去了。有一天探亲时,无意中得知侄子帅超在开羊肉粉馆,生意做得还不错,当时只是浅薄地围绕羊肉粉的问题小聊了一下,知道羊肉粉的味道主要取决于那个酱料做得好不好,随后一大家子人开心地围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餐,饭后我们便匆匆别离了。

  流淌于指尖的时光,不会因为你的快乐和不舍而驻足停留。暑假一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许是老家夏日里的习习凉风、青山绿水、香甜果实和各色美味小吃让人太过舒心,令人流连忘返。可大宝即将开学,还有,清远的好友、同事也络绎不绝催促,确实有些想他们了,于是匆匆收拾行囊,踏上了返回大粤北的征途。

  回到清远后,一好友问起我,想要我分享一些老家的糊辣椒面,再看看怀中四个月大的二宝,想着产假已过半,上班后,这一时半会儿也不方便回老家了,一是年休假少得可怜,二是二宝太小,带着出门大包小包也着实不方便,也不好意思总让老家的亲戚帮忙邮寄辣椒面,突然想到自己网购一个舂辣椒面的工具,然后去商场买辣椒回来炒,再像小时候一样自己舂辣椒,于是,在二嫂的协助下,很快将此事落实,舂出来的辣椒面确实很香。

  过了几天,又开始馋老家的羊肉粉了,想到辣子鸡、干锅牛肉、糊辣椒面我都能在这边自己做,羊肉粉其实也可以试试呀,虽然这边的羊肉品质可能赶不上咱云贵高原上的黑山羊,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如自己动手试试,于是拨通了侄子的电话,请教他制作酱料的方法。小帅哥娓娓道来,随后还邮寄了一瓶他自己做的羊肉粉酱料让我先解馋。

  按照侄子教的方法,我们紧锣密鼓地开启了兴义羊肉粉制作之旅,唐先生还专门买回来一个家用喷灯,用来烧羊肉皮上未处理干净的细毛。将煲羊肉汤的食材炒香,把皮烧得焦黄的羊肉过水滤干后放入汤锅中慢炖。起锅时那个香呀,直沁得人哈喇子快流出来,侧边将米粉烫好装碗,从汤锅里舀出羊肉汤倒进碗里,放入备好的花椒粉、酱料、薄荷、酸萝卜、白菜、莲花白,还有泡好的大蒜、蒜心和切好的葱、香菜等调料和羊肉片,拌匀以后放入口中,那个味美鲜香呀,真觉得是人间极品!

  碍于就地取材,虽说自己做的羊肉粉比不上在老家羊肉馆那般美味,但远在千里之外,也只能这样自己动手,略微解馋,同时也微减思乡情切了!

  兴仁牛肉粉 —— 独特的风味美食

  邱太兵

  去过兴仁的都知道,早餐,兴仁人最爱吃的是美味的牛肉粉。无论是大街小巷、乡镇集市,牛肉粉馆比比皆是,这是当地具有代表性的特色美食。即使你是外地人,也很快会喜欢上兴仁牛肉粉。

  每天清晨,这座县城从睡梦中渐渐苏醒过来。伴随着一天忙碌的开始,各行各业的人在上班之前,总忘不了一件事,都会挤出一点时间朝着牛肉粉馆的方向奔去,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粉,定会让你精气神十足一上午。假如与同事或熟人在路途相遇,首先问候你的是,吃早餐吗?走,搞一碗牛肉粉去!虽然还没吃,但心里暖暖的,兴仁人对牛肉粉的喜爱程度可想而知!

  若想要品尝到兴仁地道的牛肉粉,那就得去正宗的清真牛肉馆亲身体验。即使你站在五十米开外,只要闻到飘散在空气中清香扑鼻的牛肉味道,便知哪里有牛肉粉店。此时,心早已飞到那店里面去了,经不住诱惑,口水直往外冒,不吃心里绝不踏实,感觉就像上瘾了一样。似乎牛肉粉已经融入到大家的生活之中,是必不可少的饮食,也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早已默认这里是“牛肉粉之乡”了。

  在生活条件比较艰苦的年代,要是能吃上一碗牛肉粉,那绝对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那时的人们称为“打馆子”,穷人是没钱“打馆子”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敢大摇大摆地踏进“馆子”。但也有老百姓的消费场所,也就是乡场上的“牛肉汤锅”,在路边架上一口残缺的老铁锅,就地取材找来几块石头摆在下面,自家带的柴火、餐具一应俱全,正如在山上野炊一般,滚滚的浓烟释放的信号吸引着赶集人们的眼球和味蕾。每次路过,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香味让人垂涎欲滴,逗得肚子咕咕直叫,那阵势毫不逊色正规的馆子。老人们三五成群,花几毛钱勾一碗土酒,边喝酒边品尝,既经济又实惠。其实,那汤里压根没多少牛肉,多是牛杂碎,但只要能闻闻牛肉味道,沾沾牛油香,吃些牛杂碎,也很满足了。吃饱喝足,便如孔乙己一般踉踉跄跄而去。这种景象,我至今记忆犹新。

  如今的牛肉粉,人人都消费得起,大伙图的是方便,省时省力,又不耽误工作。只要有人进店,来的人便说,老板,帮我整一碗粉嘛!还有一些客人要求,再煮两碗打包带走!老板都会问道,大碗还是小碗,细粉还是剪粉,红烧还是清炖,加肉片吗?客人根据自己的需求量,有些是要大碗加肉,小孩一般是小碗。我们都明白有个先来后到,定会墨守成规的排队等待。好像食客与馆主已经形成一种默契,都是主动付钱再吃粉,钱付了决不会再收第二遍,一来二去熟识了,就互相信任了。

  等待之余,只见掌勺的师傅用娴熟的手法一拧,将嫩白的粉条抛入翻滚的开水中,稍等片刻,用漏勺捞起来,颠几下,便可倒进碗里,浇上早已熬制好的新鲜汤汁,放入葱姜蒜等调料,三下五除二,不到五分钟,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就呈现在你的眼前。食客按照各自的口味,加入一两勺糊辣椒、泡酸菜、花椒酱油等诸多调料,接下来就是慢慢享用这酸辣爽口的美食了!兴仁人并不怕辣,越辣越过瘾,吃出汗来才安逸!鲜香滚烫的粉入口即化,满口的香味通过味蕾传遍全身,畅游在你的胃里。也许是太美味了,有人吃粉条时呼噜呼噜作响,大伙并不以为怪。客人较多时,餐桌座无虚席,只好站着或蹲着吃,但仍然吃得津津有味。大家习以为常,并无怨言。

  想要锁住人们的味觉,必定是有独家秘方,精湛的厨艺,汤的味道就是最为关键的。只要相互比较就可以看出,凡是生意火爆的地方,去那儿吃准没错。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粉香不怕巷子深,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生意越做越红火,好比是办酒席那样热闹,一两个人是忙活不过来的,非请帮手不可。客人太多,客人挤不进去,就琢磨开分店了。

  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兴仁人对食物是比较挑剔的,貌似简单的一碗粉,不知经过多少繁杂的工序,才端到餐桌上,可谓是别出新意,五味杂陈。能留住舌尖上的美味,俘获大众的心,的确要下一番功夫。一人说了不算,众人评价的才准确,大家就是评委。人人都是美食家,这样的美食肯定会打出名气,走出省内外乃至全国的。

  兴仁的牛肉粉具有独特的风味,清真牛肉粉的味道堪称一绝,独领美食风骚。新鲜的食材,保留原汁原味,吸引着万千食客的味蕾。朋友,若你到兴仁来,请品尝一碗地道的牛肉粉吧!相信你一定会爱上它的,更不会忘记它那挥之不去的味道。

  安龙凉剪粉 —— 持久的味觉眷恋

  刘元通

  据说,人的一生,在垂髫之年就已经写好了剧本。那时心脏中的神魂、皮肤的触感、舌面的味蕾,都早早地扎了根、定了形。样式各异的感官触觉围成了一方精神领地,此后百年,肉体可随处晃荡,然精神却始终禁锢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打转,终其一生都走不出去、也不曾想出去。

  至于三十岁开外遇见的人生,如果相见恨晚,都像是恍如隔世的重逢。从千里外的北方黄土地上,阴差阳错落地在这冷湿交织的夜郎国故地,看到牛羊鸡犬下锅即食,裹着辣子面,捻入口中,如同遭遇粗犷的上古遗风,总归感到一丝隔膜。没成想,听了无数次令说者咂嘴、闻者流涎的一碗凉剪粉,自己也去尝了,方觉劲辣火爆的黔中山河,也能蕴育温婉如斯的饮食。

  凉剪粉精细的口感,不像丛林部落里的莽汉,倒像是一位溪边浣纱的少女。原料是细糯白米磨成的浆水,旋转流淌在大而扁的铁皮圆盘上,置于炉上加热,掌握火候使其凝固到恰到好处,就成了滑嫩的粉皮。而油辣椒、炒黄豆、红茄汁、脆豆芽、绿韭菜等等作料,依次放入之后,碗中乳嫩米皮忽而有了桀骜的精魂。像是乡土神话里举事的王囊仙,柔美的身躯里存了敢作敢为的爆炸脾气,令人爱慕亦且敬畏。

  食物是大地的魂灵。北方的馍,江南的米,迥异的水土塑造了人们差异巨大的胃囊。旅居一地,用眼睛抚摸他的山川风物,不过像是零距离欣赏高精度的画卷。只有舌尖和胃底的细胞细细咀嚼当地饮食,才算是摸到了此方山水的根底。

  凉剪粉就是安龙的根底。那些山间的坝子有江南的温雅,田纹阡阡,稻浪重重,细水潺潺,令人俨入水乡。而这些平坦坝子的边线上,矗立起一圈圈拱卫的青山,有的如锥如笋,有的如狮如虎,还有的龙行弯转,高耸入云,纵横往来不知其所终。平坝与高山,极不搭界的两种块体组合在一起,在这里竟也均衡地呈现出一种奇崛而端庄的雄美。当你品尝凉剪粉,就会发现,那不过是触觉神经对这种山水奇景的又一次摩挲。那些滑嫩的米皮,不就是山间田坝?那些火辣的配料,不就是坝周山体?不同的是,这样的味觉游历比视觉游历来得更畅快、更直接。就像诗者看不厌的灵秀山水,凉剪粉更是此间品不厌的一段荡气回肠。

  作为行走南北的游子,我并非嗜吃的旅人。而凉剪粉却像一根紧钉心灵的木桩,将人牢牢栓系。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碗食物,质地和气味里容藏着体系宏大的乡愁。就在那日复一日地品评里,盘江山水的氤氲悄然间侵入食客的味蕾记忆和触感灵魂,完成对人生剧本的修饰。

  长久不食后的某一日,从客车上落地下站,急寻的必然是一家剪粉店。而当放下那濡染红油的粉碗,摸摸口边流淌的香,欢适的胃呀,仿佛都在跳跃,不禁叫出“再来一碗”。每每此时,你的内心才蓦然发现,原来凉剪粉早已化作固态有形的相思,成为从味蕾上生发出的一段持久不灭的眷恋。
1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惊讶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网友点评(温馨提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

  • 暂无任何评论,赶快抢沙发!
查看全部评论(0)

更多信息 >>图片推荐

《兴义之窗》简介|联系方式|免责声明|广告服务|QQ|布苗之乡|手机客户端

运维:黔西南州金州在线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顾问 黔西南州天生律师事务所杜兴开 李梅 电话:0859-3244148

技术咨询:0859-3112359|投稿热线:0859-3114520|频道合作:18985992826|广告热线:0859-3554999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985992826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 Copyright 1999 - 2018 Xy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0003973号-1

返回顶部
> 本地资讯 > 今日兴闻

“品有味、观有形、食有味、思有情”——黔西南人的最爱

  • 编辑:六弦浏览:4635评论: 0 黔西南日报
  •   黔西南得天独厚的环境、气候资源,孕育了丰富优质的农特产品,滋生了一系列山地特色美食,世世代代传承着独具特色的美食文化, “三碗粉”——兴义羊肉粉、兴仁牛肉粉、安龙凉剪粉,就是其中的典范。这“三碗粉”,是黔西南人的最爱,“品有味、观有形、食有味、思有情”,在人们心中,已经远远超出了食物的范畴,掺杂了浓郁的乡愁。


      兴义羊肉粉 —— 游子的思乡情愫

      刘崇波

      余光中老师的一首《乡愁》,道出了多少游子孤苦凄凉的漂泊心?作为千里之外的游子那种对故乡无尽的怀念之情,这些年我是感同身受的。多少次午夜梦回,总会忆起故乡万峰林的磅礴千里、马岭河峡谷的雄浑壮观,也会怀念喷香的干锅牛肉、辣子鸡和别具小资风格的丝娃娃,尤其怀念色香味俱全的兴义羊肉粉。他乡的游子,有一种情愫,叫兴义羊肉粉。


      每次返乡,我总会把车的后备厢塞得不留一丝缝隙,不用问,都是老家的蜂蜜、五色糯米、豆沙粑、刺梨干、辣椒面、豆豉、灰粽、邱氏蛋糕、牛干巴……回到广东清远后,冰箱自然是不堪重负地被家乡特产全部占领,即便这样,还是有些许遗憾——兴义羊肉粉没法带,在清远也吃不到,这事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缺憾。


      每次想到哪喷香的兴义羊肉粉,哈喇子就在嘴里不停地打转,那份尴尬是从未有过的,尤其怀二宝期间,想吃兴义羊肉粉而不得,默默流出的哈喇子应该有数十斤。离家不远处有一家贵州羊肉粉店,去吃过几次,感觉不太好吃。在网络技术电光火石般发展的时下,我试着通过网购来适当缓解一下思念兴义羊肉粉的尴尬,通过淘宝买了几次,粉和辣椒面、酸萝卜、汤料、酱料都是细致的真空包装,按照贴心的食用说明烫来吃,味道能赶上兴义羊肉粉实体店的70%吧,也算是小小地慰藉了一下这颗游子的思乡之情及恋粉之愿。

      远离故土的这些年来,每次返乡,无论是自驾还是乘机,回到兴义后每天的早餐几乎都是羊肉粉。亲朋都会问,你这样天天吃,不腻吗?我摆摆手说,你们不会懂的,哪里会腻。我对于兴义羊肉粉的痴念,他们总是一副地球人看外星人的样子,我常调侃,这就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吧。

      生活,总是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敲击碰撞中缓缓度过,既是如此,总免不了会遇到一些坎坷与曲折,当灵魂和肉体被剥离,一颗游荡的心无处安放之时,就会愈加思念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亲朋和家乡的美食,那种惦念,是哽咽着脖子,眼里噙着泪水的。每每这时,想用美食来赶走坏情绪的我就愈加思念兴义羊肉粉,无法立即实现,只好去甜品店吃点甜食,家乡的羊肉粉,只能望梅生津了……

      这个暑假适逢我产假期间,大宝一放假,我们便箭一般飞奔回老家避暑去了。有一天探亲时,无意中得知侄子帅超在开羊肉粉馆,生意做得还不错,当时只是浅薄地围绕羊肉粉的问题小聊了一下,知道羊肉粉的味道主要取决于那个酱料做得好不好,随后一大家子人开心地围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餐,饭后我们便匆匆别离了。

      流淌于指尖的时光,不会因为你的快乐和不舍而驻足停留。暑假一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许是老家夏日里的习习凉风、青山绿水、香甜果实和各色美味小吃让人太过舒心,令人流连忘返。可大宝即将开学,还有,清远的好友、同事也络绎不绝催促,确实有些想他们了,于是匆匆收拾行囊,踏上了返回大粤北的征途。

      回到清远后,一好友问起我,想要我分享一些老家的糊辣椒面,再看看怀中四个月大的二宝,想着产假已过半,上班后,这一时半会儿也不方便回老家了,一是年休假少得可怜,二是二宝太小,带着出门大包小包也着实不方便,也不好意思总让老家的亲戚帮忙邮寄辣椒面,突然想到自己网购一个舂辣椒面的工具,然后去商场买辣椒回来炒,再像小时候一样自己舂辣椒,于是,在二嫂的协助下,很快将此事落实,舂出来的辣椒面确实很香。

      过了几天,又开始馋老家的羊肉粉了,想到辣子鸡、干锅牛肉、糊辣椒面我都能在这边自己做,羊肉粉其实也可以试试呀,虽然这边的羊肉品质可能赶不上咱云贵高原上的黑山羊,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如自己动手试试,于是拨通了侄子的电话,请教他制作酱料的方法。小帅哥娓娓道来,随后还邮寄了一瓶他自己做的羊肉粉酱料让我先解馋。

      按照侄子教的方法,我们紧锣密鼓地开启了兴义羊肉粉制作之旅,唐先生还专门买回来一个家用喷灯,用来烧羊肉皮上未处理干净的细毛。将煲羊肉汤的食材炒香,把皮烧得焦黄的羊肉过水滤干后放入汤锅中慢炖。起锅时那个香呀,直沁得人哈喇子快流出来,侧边将米粉烫好装碗,从汤锅里舀出羊肉汤倒进碗里,放入备好的花椒粉、酱料、薄荷、酸萝卜、白菜、莲花白,还有泡好的大蒜、蒜心和切好的葱、香菜等调料和羊肉片,拌匀以后放入口中,那个味美鲜香呀,真觉得是人间极品!

      碍于就地取材,虽说自己做的羊肉粉比不上在老家羊肉馆那般美味,但远在千里之外,也只能这样自己动手,略微解馋,同时也微减思乡情切了!

      兴仁牛肉粉 —— 独特的风味美食

      邱太兵

      去过兴仁的都知道,早餐,兴仁人最爱吃的是美味的牛肉粉。无论是大街小巷、乡镇集市,牛肉粉馆比比皆是,这是当地具有代表性的特色美食。即使你是外地人,也很快会喜欢上兴仁牛肉粉。

      每天清晨,这座县城从睡梦中渐渐苏醒过来。伴随着一天忙碌的开始,各行各业的人在上班之前,总忘不了一件事,都会挤出一点时间朝着牛肉粉馆的方向奔去,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粉,定会让你精气神十足一上午。假如与同事或熟人在路途相遇,首先问候你的是,吃早餐吗?走,搞一碗牛肉粉去!虽然还没吃,但心里暖暖的,兴仁人对牛肉粉的喜爱程度可想而知!

      若想要品尝到兴仁地道的牛肉粉,那就得去正宗的清真牛肉馆亲身体验。即使你站在五十米开外,只要闻到飘散在空气中清香扑鼻的牛肉味道,便知哪里有牛肉粉店。此时,心早已飞到那店里面去了,经不住诱惑,口水直往外冒,不吃心里绝不踏实,感觉就像上瘾了一样。似乎牛肉粉已经融入到大家的生活之中,是必不可少的饮食,也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早已默认这里是“牛肉粉之乡”了。

      在生活条件比较艰苦的年代,要是能吃上一碗牛肉粉,那绝对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那时的人们称为“打馆子”,穷人是没钱“打馆子”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敢大摇大摆地踏进“馆子”。但也有老百姓的消费场所,也就是乡场上的“牛肉汤锅”,在路边架上一口残缺的老铁锅,就地取材找来几块石头摆在下面,自家带的柴火、餐具一应俱全,正如在山上野炊一般,滚滚的浓烟释放的信号吸引着赶集人们的眼球和味蕾。每次路过,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香味让人垂涎欲滴,逗得肚子咕咕直叫,那阵势毫不逊色正规的馆子。老人们三五成群,花几毛钱勾一碗土酒,边喝酒边品尝,既经济又实惠。其实,那汤里压根没多少牛肉,多是牛杂碎,但只要能闻闻牛肉味道,沾沾牛油香,吃些牛杂碎,也很满足了。吃饱喝足,便如孔乙己一般踉踉跄跄而去。这种景象,我至今记忆犹新。

      如今的牛肉粉,人人都消费得起,大伙图的是方便,省时省力,又不耽误工作。只要有人进店,来的人便说,老板,帮我整一碗粉嘛!还有一些客人要求,再煮两碗打包带走!老板都会问道,大碗还是小碗,细粉还是剪粉,红烧还是清炖,加肉片吗?客人根据自己的需求量,有些是要大碗加肉,小孩一般是小碗。我们都明白有个先来后到,定会墨守成规的排队等待。好像食客与馆主已经形成一种默契,都是主动付钱再吃粉,钱付了决不会再收第二遍,一来二去熟识了,就互相信任了。

      等待之余,只见掌勺的师傅用娴熟的手法一拧,将嫩白的粉条抛入翻滚的开水中,稍等片刻,用漏勺捞起来,颠几下,便可倒进碗里,浇上早已熬制好的新鲜汤汁,放入葱姜蒜等调料,三下五除二,不到五分钟,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就呈现在你的眼前。食客按照各自的口味,加入一两勺糊辣椒、泡酸菜、花椒酱油等诸多调料,接下来就是慢慢享用这酸辣爽口的美食了!兴仁人并不怕辣,越辣越过瘾,吃出汗来才安逸!鲜香滚烫的粉入口即化,满口的香味通过味蕾传遍全身,畅游在你的胃里。也许是太美味了,有人吃粉条时呼噜呼噜作响,大伙并不以为怪。客人较多时,餐桌座无虚席,只好站着或蹲着吃,但仍然吃得津津有味。大家习以为常,并无怨言。

      想要锁住人们的味觉,必定是有独家秘方,精湛的厨艺,汤的味道就是最为关键的。只要相互比较就可以看出,凡是生意火爆的地方,去那儿吃准没错。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粉香不怕巷子深,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生意越做越红火,好比是办酒席那样热闹,一两个人是忙活不过来的,非请帮手不可。客人太多,客人挤不进去,就琢磨开分店了。

      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兴仁人对食物是比较挑剔的,貌似简单的一碗粉,不知经过多少繁杂的工序,才端到餐桌上,可谓是别出新意,五味杂陈。能留住舌尖上的美味,俘获大众的心,的确要下一番功夫。一人说了不算,众人评价的才准确,大家就是评委。人人都是美食家,这样的美食肯定会打出名气,走出省内外乃至全国的。

      兴仁的牛肉粉具有独特的风味,清真牛肉粉的味道堪称一绝,独领美食风骚。新鲜的食材,保留原汁原味,吸引着万千食客的味蕾。朋友,若你到兴仁来,请品尝一碗地道的牛肉粉吧!相信你一定会爱上它的,更不会忘记它那挥之不去的味道。

      安龙凉剪粉 —— 持久的味觉眷恋

      刘元通

      据说,人的一生,在垂髫之年就已经写好了剧本。那时心脏中的神魂、皮肤的触感、舌面的味蕾,都早早地扎了根、定了形。样式各异的感官触觉围成了一方精神领地,此后百年,肉体可随处晃荡,然精神却始终禁锢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打转,终其一生都走不出去、也不曾想出去。

      至于三十岁开外遇见的人生,如果相见恨晚,都像是恍如隔世的重逢。从千里外的北方黄土地上,阴差阳错落地在这冷湿交织的夜郎国故地,看到牛羊鸡犬下锅即食,裹着辣子面,捻入口中,如同遭遇粗犷的上古遗风,总归感到一丝隔膜。没成想,听了无数次令说者咂嘴、闻者流涎的一碗凉剪粉,自己也去尝了,方觉劲辣火爆的黔中山河,也能蕴育温婉如斯的饮食。

      凉剪粉精细的口感,不像丛林部落里的莽汉,倒像是一位溪边浣纱的少女。原料是细糯白米磨成的浆水,旋转流淌在大而扁的铁皮圆盘上,置于炉上加热,掌握火候使其凝固到恰到好处,就成了滑嫩的粉皮。而油辣椒、炒黄豆、红茄汁、脆豆芽、绿韭菜等等作料,依次放入之后,碗中乳嫩米皮忽而有了桀骜的精魂。像是乡土神话里举事的王囊仙,柔美的身躯里存了敢作敢为的爆炸脾气,令人爱慕亦且敬畏。

      食物是大地的魂灵。北方的馍,江南的米,迥异的水土塑造了人们差异巨大的胃囊。旅居一地,用眼睛抚摸他的山川风物,不过像是零距离欣赏高精度的画卷。只有舌尖和胃底的细胞细细咀嚼当地饮食,才算是摸到了此方山水的根底。

      凉剪粉就是安龙的根底。那些山间的坝子有江南的温雅,田纹阡阡,稻浪重重,细水潺潺,令人俨入水乡。而这些平坦坝子的边线上,矗立起一圈圈拱卫的青山,有的如锥如笋,有的如狮如虎,还有的龙行弯转,高耸入云,纵横往来不知其所终。平坝与高山,极不搭界的两种块体组合在一起,在这里竟也均衡地呈现出一种奇崛而端庄的雄美。当你品尝凉剪粉,就会发现,那不过是触觉神经对这种山水奇景的又一次摩挲。那些滑嫩的米皮,不就是山间田坝?那些火辣的配料,不就是坝周山体?不同的是,这样的味觉游历比视觉游历来得更畅快、更直接。就像诗者看不厌的灵秀山水,凉剪粉更是此间品不厌的一段荡气回肠。

      作为行走南北的游子,我并非嗜吃的旅人。而凉剪粉却像一根紧钉心灵的木桩,将人牢牢栓系。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碗食物,质地和气味里容藏着体系宏大的乡愁。就在那日复一日地品评里,盘江山水的氤氲悄然间侵入食客的味蕾记忆和触感灵魂,完成对人生剧本的修饰。

      长久不食后的某一日,从客车上落地下站,急寻的必然是一家剪粉店。而当放下那濡染红油的粉碗,摸摸口边流淌的香,欢适的胃呀,仿佛都在跳跃,不禁叫出“再来一碗”。每每此时,你的内心才蓦然发现,原来凉剪粉早已化作固态有形的相思,成为从味蕾上生发出的一段持久不灭的眷恋。

    兴义之窗反馈电话:18985992826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